新闻中心

“泛家庭农场化”显现 四大误区亟待纠偏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误区一:规模越大越好

       农业部统计调查的家庭农场规模最少在50亩以上;很多地方扶持农场发展,对流转土地规模往往设置底线100亩以上,没有高限,形成了“越大越好”的鼓励导向。

       事实上,家庭农场并非越大越好。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晓山表示,家庭农场应以一个家庭所能顾及的范围为限,如果家庭农场的经营规模超过自身经营能力,那么资源利用率、土地产出率和经济效益都可能下降。记者调研了解到,上海松江区之所以明确家庭农场规模在100-150亩,依据有三:体面收入、经营能力和农村劳动力转移程度。

       甘肃省天水市木麦积区苹果种植大户武正全告诉记者,规模大了未必就能多赚钱。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的果园由我和老婆管理,常年雇3个人。我们村陈林林家办的家庭农场有成员10人,劳动力有6人。我家有59亩地,比他多10亩,但是纯收入却不比他多。为啥?第一,我每年2/3的成本用在工钱上,而他没有常年雇工,仅负担一年两次的临时雇工费用。第二,每年他的一类果有四成多,而我只有不到三成。因为不是给自己干活,雇工爱偷懒,但陈林林家精耕细作。这么算下来,纯收入就差不多了。”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孔祥智表示,农户对种植效益的渴求及一些政府官员急于求成的心态,可能会导致盲目追求规模,搞大面积土地承包的行为。家庭农场的推广还是要因地制宜,防止一刀切现象。要规模适当,不能盲目贪大。

       ——误区二:一经注册即可享受扶持政策

       重庆万州区长岭镇凉水村农户张泽城注册登记了重庆首个家庭农场——张泽城有机蔬菜农场,随之带来了立竿见影的政策扶持,当地工商部门按照微型企业鼓励政策给予他一次性补助2.46万元;无锡市锡山区羊尖镇南村村民于永军领取了江苏省首个家庭农场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有了执照的家庭农场今后可获得贷款等一系列优惠政策……

       农业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农业部认定的家庭农场,并不以注册为前提。这是因为,注册登记行为须依法进行,而我国尚未出台家庭农场相关法律,约束条件和相关程序均空白,因此工商部门应遵守“非禁即入”原则,放低家庭农场注册门槛。在没有法律约束的前提下,任何部门制定的准入条件均不能作为工商部门登记的前置程序。因此,各种扶持政策不是只要注册了就可以获得,而是只有经过农业部门认定的、符合示范性条件的家庭农场才可以享受财政、金融等优惠政策。

       误区三:种养大户成地方家庭农场的“小盆景”

       很多地方在培育家庭农场时,更多地倾向于认定一些已成气候的种养大户,理由是符合条件、方便管理,还能起到示范带动作用。但假如对家庭农场的扶持仅面向有名气的种养大户,却忽略了对潜在经营者的宣传与引导,那么家庭农场政策在执行中就走了样。

       在宁夏银川灵武市,记者走访了两个村子约20余户村民,说起家庭农场,大家纷纷表示,电视里看到过,但自己可能不符合条件。方圆百里只有一户注册了家庭农场,他家有地2000多亩。

       灵武市村民马学忠刚刚流转了200亩土地想参与订单农业,听说记者来调研家庭农场,两眼直放光。“早就想了解这方面的政策,但是县里和乡里的领导没有做过宣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符合条件。”

       宁夏灵武市农经站站长王学忠表示,他们首批注册的6个家庭农场,都是精挑细选的。“我们更愿意扶持规范的大户做家庭农场,这样利于日后的管理。”

       山东省农业厅经管处处长肖培强说,中央提出家庭农场作为新型经营主体后,一些基层干部提出疑问,今后对传统承包农户是不是就不支持了?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院长朱启臻认为,家庭农场应以家庭经营为主,是更稳定的经营主体,对家庭农场的扶持应更多考虑“谁来种地”问题,不能扶来扶去就是扶持几个大户。

       ——误区四:翻牌打“擦边球”,套取多重优惠

       调研发现,将工商资本或专业合作社直接“翻牌”为家庭农场的现象较为普遍,目的是挂多个牌子享受多重优惠。

       记者走访宁夏灵武市明忠家庭农场时发现,农场经营者的家里不仅悬挂着家庭农场的营业执照,还有种养大户的牌匾,主人吴明忠告诉记者,他同时还是一个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

       农业部种植业家庭农场调查组的报告显示,中央明确发展家庭农场后,有些挂名的专业合作社就直接注册为家庭农场,有的专业合作社或者龙头企业同时挂着家庭农场的牌子,同时享受多重优惠政策。

       有的地方甚至发文鼓励这一做法,直接将家庭农场和专业合作社连在一起。如山东省在今年5月出台的《家庭农场登记试行办法》里,明确表示家庭农场办理工商登记后,可以以自然人身份登记“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

       灵武市工商局注册登记科科长马晓红告诉我们:“我很担心,有人注册家庭农场的企图是为了获得资金扶持,资金到位后就挂起空牌。最好能出台一个指导地方的政策,对家庭农场的标准给予规定,使我们能依法登记。”

       “原来叫大户,挂个牌就是家庭农场了。甚至有的地方把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和大户三个主体三合一,领导需要看什么,就把牌子挂身上。这种把家庭农场和其他经营主体看作互相替代的关系是很大的误解。”农业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张红宇表示。

       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郭红东表示,各经营主体的发展都需要相当长的培育过程,不能上面一强调什么,下面就放弃或忽略其他主体,人为地割裂好不容易培养起的农业生产社会分工体系。


产品展示

在线客服
关注你附近

销售热线

13865813946